信托园地
反洗钱及案件防控
地下钱庄洗钱的新动向

地下钱庄是一种以盈利为目的、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秘密从事非法金融活动活动的组织。其违法犯罪行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不仅严重破坏国家的金融管理秩序,而且还会成为腐败、毒品、走私等犯罪活动的洗钱通道,助长上游犯罪活动。在我国,地下钱庄洗钱犯罪是我国洗钱活动的最主要类型。近年来,我国的地下钱庄犯罪活动出现了新的动向。

一、案例:深圳一举捣毁26个地下钱庄窝点

2010年4月22日, 深圳警方联合中国人民银行深圳中心支行、国家外汇管理局深圳分局统一行动,一举摧毁了26个“地下钱庄”非法经营窝点,现场抓获犯罪嫌疑人71人,缴获现金折合人民币800余万元、银行卡629张、公章120枚以及交易记录、收缴凭证等书证2000余份,查询冻结账户371个资金1000余万元,初步统计涉案金额已超过127亿元。

这些地下钱庄有以下三个显著特点:

家族化经营。这些钱庄并不成规模,作案条件也十分有限,营业设施非常简陋,摆上几张简单的桌子、买几台电脑和传真机就开始营业。被捣毁的钱庄均是家族式营业,每名成员分工明确,有人转账,有人记账,有人提现,有人进行数目统计。如果一家钱庄出现资金紧缺,还会到另一家钱庄去拆借,各钱庄之间保持着紧密的联系。这些钱庄都是租房营业,行动当日,警方在书城大厦一间出租房内抓获了6名犯罪嫌疑人,经查6名犯罪嫌疑人都来自广东普宁同一个家族。

活跃港粤两地。近年来,粤港两地经济联系日益紧密,金融服务需求越来越大,受巨大经济利益的刺激,粤港间的地下钱庄十分活跃。此次被查获的26个钱庄的资金,主要在粤港两地流通,部分流向国外。钱庄的经营范围包括汇兑、支票提现等,每笔交易钱庄收取万分之三的手续费,利润可观。

操作迅速、规避监管。这些地下钱庄之所以如此活跃,在于其手续简单、快捷,资金周转快,而且能够逃避银行、税务、工商等部门的监管。在地下钱庄兑换或者转款,几分钟就可完成一单。地下钱庄只需具备几台电脑、电话和传真就可快速完成境外账户和境外账户的资金划转,为不法分子迅速转移赃款和跨境洗钱提供了便利。

二、深圳地区地下钱庄非法经营类型分析

深圳地区地下钱庄非法经营活动主要有如下两种类型:

非法汇兑型地下钱庄。这是深圳地区一种比较传统的地下钱庄类型,包括两种非法经营活动:其一,兑换外币。地下钱庄非法经营者利用深圳毗邻香港的特殊环境,为客户非法兑换人民币和港币,非法牟取兑换利差。其二,跨境汇款。地下钱庄非法经营者与香港的货币兑换店勾结,为客户非法跨境汇款,从中收取一定比例的手续费。或者,地下钱庄在粤港两地有办事点,香港人要提大量现金,可以在香港的办事点存钱,来到深圳后再在深圳办事点提现;同样,境内人员也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将大量现金转移出境。

非法结算型地下钱庄。这是近年新发展起来的一种较为突出的地下钱庄类型,包括三种非法经营活动:其一,单位账户提现。地下钱庄非法经营者利用其控制的空壳公司账户和个人账户,通过网上银行、单位账户向个人账户转账业务(以下简称“公转私”业务),协助公司客户提取单位账户内资金,并赚取手续费。其二,信用卡套现。地下钱庄非法经营者利用其控制的商户POS机和信用卡的免息期,以刷卡“消费”的方式为个人客户套取信用卡额度内现金,并赚取一定比例手续费。其三,票据兑现。地下钱庄非法经营者收取客户的转账支票、承兑汇票等票据,并兑换成现金,从中赚取一定比例的手续费或者利差。

三、地下钱庄新动向带来新挑战

空壳公司严重影响金融秩序。地下钱庄往往开设大量空壳公司,并利用空壳公司账户从事非法经营活动,严重影响当地金融秩序。在开户时,由于银行无法及时获知开户企业的年检、纳税情况,难以确定开户企业是否为空壳公司,地下钱庄就利用这一漏洞开立并控制大量空壳公司账户,这些账户就成为地下钱庄的洗钱账户。
    现有现金管理规范严重滞后。广东、深圳地区现金需求旺盛,地下钱庄的非法经营活动更加剧了现金供求矛盾。但现行有效的《现金管理暂行条例》规定已经严重落后于我国经济发展和现金管理实际情况,阻碍了现代化现金管理方式的有效实施。

某些金融服务措施被地下钱庄利用。例如,为提高银行服务质量、减少客户排队时间,央行及时出台了一系列便民措施(包括简化“公转私”业务审核手续),地下钱庄便利用“公转私”业务非法结算牟利。再如,为了降低现金风险,央行大力倡导使用银行卡和票据结算,某些不法企业和个人就将现金需求转向地下钱庄,地下钱庄利用网上银行、信用卡免息期、金融票据的期限等便民措施非法提现牟利。

地下钱庄非法经营活动向内地蔓延。近几年,深圳地区地下钱庄为逃避打击,与内地地下钱庄勾结,共同进行非法支付结算业务活动。如,2009年江西破获一起特大地下钱庄案,案犯在南昌利用其控制的单位账户接受来自深圳近600家公司单位账户转来的资金,再转往其控制的个人账户,最终将资金转回深圳,非法结算总额高达89.7亿元。

对地下钱庄惩罚难以形成威慑。近年来,针对地下钱庄非法经营活动,央行配合公安机关、外汇部门开展了多次专项打击行动,但最终的处罚效果并不理想。地下钱庄非法经营者越来越多地采取反侦查措施,定期销毁非法经营证据;或采用境内外本外币分别交割的操作模式,阻碍警方调查取证。因此,法院最终认定非法经营金额大幅减少,判决刑罚往往较轻;此外,司法机关对《刑法修正案(七)》中的“非法支付结算业务”存在不同认识,在某些案件定性上存在分歧,影响了对新型地下钱庄的打击,难以形成有力的威慑,造成地下钱庄非法经营活动屡打不绝。

四、治理对策

一是进一步加强现金管理,及时修订《现金管理暂行条例》,倡导和推动新型的非现金交易方式;同时加强银行现金业务的反洗钱监管,并在重点省市建立持续的大额现金监测,严密监控异常现金流动。

二是合理限制“公转私”业务,加强支票、汇票等金融票据的管理,完善相关管理制度,堵塞漏洞,减少地下钱庄的牟利空间,防范逃税和洗钱风险。

三是地下钱庄控制的单位账户所属的多数企业明显存在“空壳”现象,而其账户仍在频繁交易。对此,工商部门应加强对注册登记企业的持续监管,并通过适当方式向银行通报“空壳公司”名单,以便银行及时监控其非法交易活动。

四是进一步加强反洗钱部门和公安机关的合作,充分发挥反洗钱情报优势,共同打击包括地下钱庄、洗钱在内的金融犯罪活动,有效维护我国金融秩序,保障金融稳定。


网络工商 能源集团 银监会 中国证券业协会 陕西协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朱雀基金
友情链接:  公司营业执照   银监会   中国人民银行   山东省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   陕西省国际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上海国际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