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园地
反洗钱及案件防控
谁在洗钱:起底“地下钱庄”运作之道

    继中行7月9日两度修改回应口径,澄清“优汇通”业务并未涉及洗钱,而是“先行先试”,事先已向监管报备后。央行行长周小川、央行官方也相继作出回应。人民银行7月10日回应称,我国跨境人民币业务本着积极稳妥、合法合规、市场导向、服务实体经济和防范风险的原则,得到了较快的发展。在业务拓展过程中,办理机构要坚持依法合规,建立健全相应的规章制度,防范法律和操作风险。已经注意到媒体有关商业银行跨境人民币业务的报道,正在对相关情况了解核实。

    无论优汇通业务如何定性,民间“洗钱”的生意链条一直存在。那么,到底是谁在洗钱?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多位知情人士和银行人士,试图还原洗钱产业链。

  广东等沿海地区尤其是毗邻香港的深圳地区,地下钱庄由来已久,异常活跃且屡禁不止。  广东潮汕地区华侨众多,改革开放初期国家鼓励通过换侨汇积累外汇储备,早年间便形成了换卖侨汇的生意。潮汕人掌握侨汇资源,深圳处于开放的前沿地,以侨汇生意为基础的潮汕人在深圳形成了外汇兑换的产业链,俗称“地下钱庄”,并一直延续至今。
  “表面上看起来都没有问题,一般以外贸公司、投资公司的形式运行,近些年投资移民的需求多了,很多都会以移民中介、跨境旅游中介的形式接触客户。”一位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地下钱庄”洗钱路径
  所谓的“地下钱庄”洗钱,一般包括两类业务,一是换汇,即境内人民币输出境外换成外币,或境外外币输入境内换成人民币;另一种是“洗黑钱”,即一些无法交代来源的资金,通过账户倒转,变成合法合规的收入,资金不一定跨境。
  “个人境内人民币资金划到国外,每人每年只有5万美元的额度,这是国家外汇政策规定的;企业境内资金的话要经过外管局审批,一种是贸易项下或者叫经常项目,通过进出口的方式,外管局都需要根据贸易清单审批,然后再去银行结算;另外一种是资本项下,通过境外移民投资项目、或者是境外投资基金QDII等。”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资本项下监管部门都有额度,一般是大额的热钱套利,"地下钱庄"只是牵线。”
  真正由“地下钱庄”主导的是“换汇”业务,在监管体系之外或利用制度漏洞,帮助个人或企业实现资金跨境输送。
  “最原始的"换汇"方法是夹带现金,有些国家对出入境夹带现金额度有限制,一种方式是通过人海战术多次往返,另一种就是通过特殊通道夹带,直接偷渡运送,逃过检查,深圳和香港隔着一条河,"水客"做起来就比较方便。”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这种方式比较耗费人力,最流行的是"账户对敲"。”
  所谓“账户对敲”,是指“地下钱庄”在境内收取客户人民币,计算好汇率和佣金后,再通知境外合伙人将相应的外币划转至客户指定的境外账户;在境外收取客户外币后的操作手法则相反。这种境内外“对敲”、“两地平衡”的运作方式,境内外双方定期轧差、对冲结算,并未发生资金跨境流动。“这种方式就要求两地的业务平衡、对冲,短期的差额就需要由自己垫付,对资金调集的要求比较高,往往因为资本金不够经常丢掉了很多生意。”
  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这类地下钱庄通过夹带或对敲的方式比较隐秘,风险相对较低,收费标准一般在0.5%-1%左右;另一种通过钻政策漏洞的方式,收费则更高,一般在3%左右。
  “这种方式表面都是合规的,资金都是直接从银行账户走。但是不能太明目张胆,容易引起反洗钱监测部门注意,大都是与银行基层工作人员串通,利用他们打掩护。”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第一种是利用“个人每年5万美元跨境汇款”的政策,搜集或购买大量的个人身份证,开立结算账户,将大额资金分散存入银行并汇出;另一种则通过外贸公司的经常性项目进行交易。
  “需要汇钱出去的时候,就多报进口、少报出口,进口的时候报高进口商品的价格,相应差价对应的款项就留存境外;汇钱进来就相反,多报出口、少报进口。”上述知情人士透露,“有些甚至直接伪造企业出口贸易项目,利用进出口合同骗取外管局核准的外汇结算额度,进行跨境付款。”
  据透露,在“洗黑钱”的方式上,“地下钱庄”一般通过皮包公司,虚构多道贸易或产业链结算背景,“主要通过虚构娱乐场所、收藏品买卖、投资公司等业务,资金转几个账户,变成合法性收入基本就没问题了”。
  期待阳光化
  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每年通过深圳“地下钱庄”出海的资金至少上百亿,“这只是我们知道的部分估计,没有人去完全统计”。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算,全球每年涉及的“洗钱”量大约为1.5万亿-2.8万亿美元。据国内一些专家学者分析,中国每年通过地下钱庄送出去的资金至少高达2000亿人民币。
  然而,“地下钱庄”属于法外之地,涉嫌扰乱国家外汇体系,也经常引起执法部门发现。
  “银行都有反洗钱系统,每位员工都要进行反洗钱培训,所有账户都在反洗钱系统的监控之中,正常情况下,有洗钱嫌疑的账户都会进行调查。”一位银行国际部人士称,“银行绝不敢通过统一推出汇兑产品(如中行"优汇通")进行洗钱,基层个别员工或者团队与外部心照不宣,导致银行参与其中(洗钱),这属于道德操作风险,银行都在加强管理,但利益驱动下也屡禁不止,这也给反洗钱检查工作带来很大困扰。”
  他还认为,“地下钱庄”的存在主要是我国外汇管制下的市场需求和金融制度的漏洞导致,其存在也有一定的合理性,“银行正规渠道解决不了,市场需求越来越大,自然会走偏路;有些汇兑可以直接正常走银行渠道,但由于他们(地下钱庄)的效率更高,往往不找银行直接找他们了。银行受管制比较严重,但近几年外汇政策松动信号比较明显。一旦外汇管制放开,都阳光化了,就没有"地下"了”。
  “大家都希望政策放开,虽然放开之后可能费率(地下钱庄换汇手续费)会降低,但这几年投资移民的需求增大,换汇的需求也越来越大。”上述知情人士称,“有了政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发展业务,也不用担风险了。”

 

网络工商 能源集团 银监会 中国证券业协会 陕西协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朱雀基金
友情链接:  公司营业执照   银监会   中国人民银行   山东省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   陕西省国际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上海国际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