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园地
反洗钱主题宣传月活动
金融机构开户均需穿透识别受益所有人

近年来,我国反洗钱立场越来越坚定。国际上,全球见证组织(GlobalWitness)和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等团体不断要求提高各离岸属地公司结构的透明度。国内方面,监管机构也不断加强对金融机构及产品的监管,并提出实施穿透式监管。6月27日,中国人民银行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受益所有人身份识别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各分行、营业管理部、各省会(首府)城市中心支行等机构,积极开展客户受益所有人识别工作。

“穿透”成为反洗钱监管主旋律

梳理近期国际上各国反洗钱法案的密集颁布,《金融时报》记者发现,“穿透”成为其中的主旋律。

2018年6月中旬,英国议会通过了一项旨在打击洗黑钱和逃税活动的法律修正案,根据2018年5月底颁布的《制裁和反洗钱法》,要求14个英国海外领地(BOTs),在2020年12月31日前必须对其管辖范围内注册的法律实体公开受益所有权信息,否则将面临英国政府的强制公开。

据了解,有效识别机构客户的最终受益人/受益所有人的身份(UBO identification),是金融机构在建立客户关系前必须要履行的反洗钱监管义务,是客户身份识别(KYC)的核心部分。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成员国的反洗钱监管机构及金融机构,都普遍遵循“UBO是实际掌握25%控制权的自然人”的原则。

然而在具体实践中,由于各司法区域的立法意图不同、金融机构风险偏好各异,对于什么是“25%的实际控制权”及将“实际控制权”追溯到哪一层的自然人,又往往产生不尽相同的理解。总的来说,对于最终受益人/受益所有人的身份识别,中外金融机构的实践呈现出“总体原则一致、操作各具特色”的局面。

2017年12月,人民银行发布了《关于加强反洗钱客户身份识别有关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235号文”),没有延续使用“最终受益人(ultimate beneficiary owner)”这个概念,而是别具一格地使用了“受益所有人(beneficiary owner) ”这个术语。235号文第一次从中国反洗钱监管的角度对“非自然人客户的身份识别”进行较为清晰的定义,同时也对“特定自然人客户(如外国政要、国际组织高管)的身份识别”进行了指导。

受益所有人身份识别工作应遵循三原则

自去年235号文颁布至今,由于企业主体的股权、控制权机构越来越复杂,金融机构客户利用境内外机构,通过对外直接投资、外商直接投资、返程投资、离岸中心、信托、合伙等工具,模糊机构实际控制权、隐瞒股东权益的做法层出不穷。因此,6月27日发布的《通知》对金融机构的机构客户的“受益所有人身份识别”进行了更加细化的说明,要求更加严格。

《通知》显示,受益所有人身份识别工作应当遵循以下三个原则:勤勉尽责、风险为本、实质重于形式。《通知》要求,各义务机构应当建立健全并有效实施受益所有人身份识别制度。此外,根据非自然人客户风险状况和本机构合规管理需要,可以执行比监管规定更为严格的受益所有人身份识别标准。

与此同时,义务机构应当根据非自然人客户的法律形态和实际情况,逐层深入并判定受益所有人。按照规定开展受益所有人身份识别工作,每个非自然人客户至少有一名受益所有人。

值得注意的是,《通知》对公司、合伙企业、信托、基金等还做了细致的穿透规定。比如,在信托方面,《通知》规定义务机构应当将对信托实施最终有效控制、最终享有信托权益的自然人判定为受益所有人,包括但不限于信托的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信托的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为非自然人的,义务机构应当逐层深入,追溯到对信托实施最终有效控制、最终享有信托权益的自然人,并将其判定为受益所有人。设立信托时或者信托存续期间,受益人为符合一定条件的不特定自然人的,可以在受益人确定后,再将受益人判定为受益所有人。

业内专家表示,拥有超过25%权益份额的自然人是判定基金受益所有人的基本方法;不存在拥有超过25%权益份额的自然人的,义务机构可以将基金经理或者直接操作管理基金的自然人判定为受益所有人。基金尚未完成募集,暂时无法确定权益份额的,义务机构可以暂时将基金经理或者直接操作管理基金的自然人判定为受益所有人;基金完成募集后,义务机构应当及时按照规定标准判定受益所有人。

 

网络工商 能源集团 银监会 中国证券业协会 陕西协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朱雀基金
友情链接:  公司营业执照   银监会   中国人民银行   山东省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   陕西省国际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上海国际信托